一只扇-all婶沼民

主刷刀剑乙女,不吃腐

本丸大包平观察日记【婶婶版】【不定期更新】

5.20 多云

这是大包平来本丸的第三天,前两天因为锻刀和捞典等活动安排的很紧,稍微冷落了一下这位红发男人,但是本丸还是挂上了“欢迎傻包包回家”的横幅——

喂你这女人!!
为什么是傻包包,我可是池田辉政所发现的刀!

啊这个男人从第一天伊始就把这句话挂在嘴边,虽然看起来一副很火大的样子,但主要踮起脚,用手顺一顺他有些戳人的头发,他原本盯着你的那双墨灰瞳孔立刻就移向别处,嘴里小声嘀咕着——我才没有闹别扭!

真是意外的好哄呐

相比起从本丸建立初就降临的兄弟....【啊为什么突然有点瑟瑟发抖


当然,今天“欢迎傻包包回家”的横幅依然挂在本丸的门口,毕竟傻包忙着做内番早就把这件事忘脑后了呢

以上
是本丸10点之前发生的事情

10点之后不要想歪什么都不会发生的哦




晚安





写给宝贝刀男们

小龙200发坠机了,群里基本都出货了,一开始真的难受到想a了这游戏,但是冷静下来之后,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刀刀们,毕竟锻刀就是赌博,自己非怨不得任何刀刀们,想起在我最丧的时候,一期哥帮我一发锻出了三日月,莺包也给我带回了小乌丸和巴巴,每一个难熬的夜晚,都是你们陪我度过,才让生活看起来不那么糟糕,而我却仅仅因为锻不到一把刀而萌生抛弃大家的冲动,真是一个糟糕的婶婶啊....

【前戏】刀剑乱舞 all婶嫖文小段子(二)

上一章请戳http://shanshan521131.lofter.com/post/1f4529ee_12d2e154

原创无名婶


r15 注意


轻微女攻向


ooc,不喜点叉,欢迎小可爱们留言交流!


3.审神者的房间

“喂你这女——”
炸毛的大包平刚闯入房间下一秒就被突如其来的吻给扑倒了

对方的舌头,蛮横无理的闯进男人的口腔,在上牙和下牙之间来回扫荡,下一秒勾起舌尖轻吮细啜

“我说你....啊哈....犯规...”趁着换气的空档,面红耳赤的男人被压在地上,内番服的拉链不知不觉被拉开了,露出了精壮的胸肌,锁骨上前段时间翻雨覆雨留下的撕咬痕迹也淡的差不多了

“我可是素有日本刀中最高杰作的大包平!不要以为区区一个吻就能弥补昨晚寝当番你放我鸽子的事情!”


“抱歉抱歉”女主人安抚性的捏了捏男人温度攀升的俊脸,眼底却闪烁着猎食者的光芒

“那么今晚会好好双倍补偿你的呐”





4. 樱花树下

“主殿.......说好的是来看樱花的”

本丸的樱花树开了
在樱花树背阳的阴影下
水蓝发色的男人低着头,半拥着怀里的人,发梢被吹起的一些碎发在轻轻颤动
远远看去,仿佛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在樱花树下蜜语

而事实上,女主人正舔弄着一期的耳垂,单手解开对方军服的纽扣,灵巧的手指隔着布料搓揉着胸前的凸起,直至那里越发硬挺

“主殿....请您停下来....”

“都怪一期哥太诱人啦”

耳边的呼吸越发粗重,但作为皇家御物仍要苦苦维持着最后一丝尊严,平素里温柔坚定的金眸此时染上了一层朦胧

“...这样...会被弟弟看见的....我们去屋里好吗....”


【前戏】刀剑乱舞 all婶嫖文小段子

婶:原创无名婶

r15 注意

轻微女攻向

ooc,不喜点叉,lo主玻璃心


1.浴室

主.....啊......
雾气弥漫的浴室里,男人常年佩戴的眼罩被拿去,露出狰狞的伤痕,或许是由于雾气的蒸腾,男人面部泛着迷人的潮红,金色的双眸半眯着,一只小巧而潮湿的舌头时轻时重的舔舐着那片伤痕
“这样..就不帅气了啊...”雾气中,缠绵在一起的身体动了动,男人的大手从身上之人的腰部抬起似乎是想去遮住眼部的瑕疵

这时,慵懒而英气的女声自男人头顶响起
“别挡,我喜欢”


2.衣橱

“大将....唔....好香”一丝不挂的红发少年紧紧埋在女人怀里,被女人宽大的羽织恰到好处的遮住,本就密闭的狭小空间,少年稍微的挪动,敏感的身体就情不自禁贴紧了对方
信浓,夹的太紧了呐”
半晌,胸口的脑袋抬了起来,一双明眸里多了些许迷离
“....大将...”
少年的腿大张着环在女人腰间,微微发颤的手指勾起女主人的手往自己最私密的地方送去
“摸摸我好不好.....那里好难受”



先发两个x
没忍住嫖短刀,一期尼我错了

今天开始做魔法使!(萤婶)

目前为止看到最好的一篇萤婶文!

未絮:

*大魔王萤总x宅女婶


*现代paro +奇幻元素


*轻小说风格的甜文


 


*送给我亲爱的奈可~ @Nekko


之前说好的萤丸乙女粮~食用愉快O(∩_∩)O


 


*巨大ooc,第一人称


*婶内心中二还没毕业


 


其他 短篇见目录


 


 


 


这世界上有一个东西,任谁也没见过——


 


它很温柔、很甜。


 


如果看得到,应该每个人都会想要吧?


 


正因为如此,所以谁也没有看过。


 


这个世界把它隐藏得好好的,让人无法轻易得手。


 


但总有一天,它会被某个人发现——


 


唯有能够得到它的人,才可以看见它。


 


就是这样。


 


   


Chapter  01


 


唐突地说一句,我是一个魔法使。


 


“说什么傻话,又沉浸在漫画里了吗?”


 


唯一的好友掸了掸制服裙子上不存在的灰尘,无奈地叹了口气,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圈。


 


“再说,你哪里像魔法使了?你既不能在空中飞,装束也一点都不像,不是吗?” 


 


如果这样问的话,我的确会点头承认。但从外表来判断一个人是不是魔法使是错误的。


 


证据就是目前我供养在家里的魔王。


 


有着银色的头发,和碧色的眼睛。


 


当然,这是一个不能说出口的秘密。


 


参照看过的无数魔法漫画和小说的设定,这是独立于世界之外的体系,绝对不能被普通人所知。对于魔法使来说,被其他人看到自己的能力可以说是致命的。因为这是超自然的存在。


 


——话虽如此,我至今没有收到任何通知,邀请我参加什么魔法比赛或者圣杯战争之类的同好活动。


 


我不相信生活还是如此正常地进行!


 


那时候我画在墙上的魔法阵一定是命运之神的召唤!不然怎么会把异世界的魔王给召唤过来了呢?


 


可是事实上,我还是每天准时起床做早餐和便当,然后去上学,放学回家做作业。


 


区别只是多做了一个人份的饭而已。


 


平静得可怕。


 


当然这并没有什么不好,以我这个战五渣的体质,要是真要有什么圣杯战争,怕是第一轮就要被淘汰了。


  


   


 


Chapter  02


 


养一个魔王难不难?


 


我不知道别的魔法使(是否存在还未知)是怎样的情况,反正我家的非常好养。


 


不仅长得可爱,还从来不搞事,特别懂事贴心。


 


举个例子好了。就比如今天——


 


小公园里树木蓊郁,草地平整苍翠。碧绿的叶子层层叠叠,仿佛在簇拥着欢迎夏天的暖风。午后的阳光暖融融的,路边开的花蒸腾出芳香氤氲在空气里,带来几分薰然。


 


蝉声是一阵阵袭人的浪潮,喧嚣了些。像一群吟游诗人不期而遇在树荫里,互相交流谈天,却没有想要作诗的,于是声浪繁杂,缺乏韵律。


 


我烦躁地擦了擦额头的汗,喘着气,一转头发现身边的小正太还是一副无比清爽的样子。


 


仿佛感应到了我的目光,他抬头看了过来,一双碧色的大眼睛清澈晶莹,宛如静谧的夏夜里萤光闪烁,倒映着我绯红的脸。两侧翘起的头发宛如小小的牛角一般可爱。


 


萌得犯规。


 


“萤丸……不累吗?”


 


周末漫展,一不留神就买了两大袋沉甸甸的漫画周刊和周边。萤丸体贴地想帮我拿,可是看着他娇小的身形,我有些不好意思。最后把小一些的袋子给了他。


 


事实证明,人类这种以貌取人的毛病是不对的。走到半路,我累得不行,他还是一派轻松淡定,好像手里拎的是个空袋子一样。


 


——不愧是来自异世界的大魔王。


 


“不累哦,这个很轻。”他说着,伸手把我手中的袋子接了过去。


 


肉乎乎的小手,看起来小巧又白嫩,却蕴含着可怕的怪力。


 


——这就是所谓的反差萌啊。


 


话说,有这么可爱的魔王吗?超温柔超有风度,是天使还差不多吧。


 


发呆了几秒钟,就听他用关心的语气说道:“要去歇一会儿吗?”


 


我循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视野里出现了一张看上去就十分吸引人的长椅。于是赶紧点了点头,走上前一屁股坐了下去,长舒一口气,微微酸胀的小腿瞬间得到了解放。


 


“好累……”


 


早上五点不到就爬起来排队,又在人群中挤了一上午,奔波到现在。此刻,所有的疲惫和困意都涌了上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要不要睡一会儿?”


 


萤丸坐在我身边,指了指自己的腿,精致的小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看着我的神色……像是在看着什么需要宠爱照顾的小动物一样。


 


……等等,这是表达可以膝枕的意思?


 


我的目光下移,落在他大腿上。他穿着我前些天刚去童装店买的海军风夏装。深色的短裤下,是一双裸露在空气里的腿。纤细圆润的腿型,带着小男孩特有的肉感,白皙的肌肤在阳光下显得越发细腻通透……


 


我咽了咽口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正太控又加重了,越发往变态的深渊靠近。


 


最后还是和自己的欲望做了妥协,幸福地躺倒在他的腿上。


 


脸颊下是温软富有弹性的肌肉和细致光滑的肌肤,互相挤压和磨蹭的感觉,让我整个人都得到了升华。


 


——很好,睡意已经一扫而空。


 


 


 


Chapter  03


 


收到催稿电话的时候,我还在与温暖的被窝纠缠不清。


 


——在这里介绍一下,虽然我的真实身份是一个魔法使,但生存于世间还需要一个表面身份掩人耳目。那就是漫画家。


 


虽然只是在一个不算特别火爆的周刊上连载着一篇无聊的魔幻类型漫画,但好歹能支撑得起平时的伙食和游戏光碟漫画书之类的二次元消费。


 


“起床啦~有电话哦~~”


 


和手机铃声一同响起的,是萤丸软软的少年音,调子上扬,尾音拖得长长的。


 


我睁开一条眼缝,看到他正站在我床前,双手作喇叭状举在嘴边。


 


意识瞬间清醒。


 


——当然并不是被可爱醒的,只是回想起了曾经被从床上直接举起来的恐惧。那种毫无着落的悬空感和头晕目眩,我可不想体会第二次。


 


电话那头是编辑先生冷酷的最后通牒。可惜因为失真,威严大打折扣。


 


我坐在床上心不在焉地听着,注意力全在面前的这双幼小的手上。


 


一颗一颗,细心地扣好了我因为睡姿诡异而蹭开的衣领扣子,最后抬起来摸了摸我的头。


 


回过神时,电话那头已经挂断。


 


而萤丸也从床上跳了下去,一脸淡定自然。


 


我忍不住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从被窝里挪了出来。


 


在厨房做早餐的时候,不知怎的,忽然就想起半年前第一次把萤丸召唤出来的场景。


 


那是我搬进这个狭小得过分的破公寓的第一天。


 


 


 


Chapter  04


 


夜色浓重得可怕。


 


扭曲的影像填占着脑海,在漩涡般的黑暗中狰狞地笑,耳边充斥着自己无助的尖叫。


  


挣扎着拉开被窝,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清冷的空气呛入肺腔,这才发现全身一片湿冷。


 


惊恐地睁开眼。一片漆黑,看不到一丝光亮。


 


房间里的物体在双眼逐渐适应的黑暗里渐渐隐现,呈现出边界模糊的层次,被黑暗变得诡异扭曲。


 


慌忙爬起身按下床头的开关。


  


灯亮了。


 


呆怔半晌,才从噩梦中回神。


  


我翻了个身,天花板上的日光灯亮得刺眼。忍不住抬手遮住因为哭泣而肿胀的眼皮,避免被灼伤。


 


好多的回忆从脑海里徐徐放过,不受控制得拖拉成长镜头。


 


斥责、谩骂、流言、孤立、欺凌……


 


失眠。


 


为了不让自己做出什么难以挽回的事,只能爬起来继续收拾屋子。


 


结果在柜子里找到了一本奇怪的旧书,不知道是不是前一个住在这里的人留下的。翻开后发现里面的字全都看不懂,像是某种神秘的符号一样。


 


这当即就引起了我的巨大兴趣,低落的心情一扫而空。


 


书的末页有一张空白的纸,我一时心血来潮拿起来对着灯光看,才发现上面浮现出一个黑色的图案来。花纹复杂,整体是圆形的,特别像是漫画里的魔法阵。


 


那之后的记忆就变得有些模糊了。


 


我仿佛听到耳边有什么声音在呢喃,温柔的,请求的,充满诱惑性的。不由自主地就用黑色颜料在墙上把纸上的图案画了出来。


 


画完之后,身体的力气就像被抽干了一样,疲软无力地跪倒在地。


 


回过神来,就看见墙上的图案发出阴森森的紫黑色光芒,在我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变成了一个黑洞。深幽幽的,不知道通向哪里。


 


紧接着,有什么东西从里面走了出来。


 


还来不及紧张恐惧,一个看上去只有小学生年纪的男孩子就从黑洞里钻了出来,轻巧地跳落在地板上。


 


细软的银色短发在灯光和月色中散发着柔和的光泽,上翘的两撮头发随着落地的动作抖了抖。一双漂亮的碧绿眼眸看向我,带着些好奇和喜悦。


 


奇异的军装,黑色的斗篷,背后还有像蝙蝠一样的小小翅膀和尾巴。


 


“我是统治魔域的王者萤丸。锵!压轴登场!”


 


说实话,我当时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做梦。不仅仅是因为这么非自然的场景,还因为……


 


统治魔域的王者?一个小男孩?


 


——不仅没有被这个头衔吓到,反而有点想笑。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一定会把当时这个无知的自己塞进地缝里。


 


 


 


Chapter  05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天之所以能打开异世界的通道,不是因为我身上那贫乏的魔力,而是因为我的负面情绪。


 


那种无法缓解的荒凉自处,就像我喜欢的画家一样,在田野里对自己开了一枪,然后躺在阁楼单人床上等死。床单和墙壁是雪白的,边上放着一把旧椅子。人来人往,却无人问津。


 


身边荆棘丛生,找不到自己的容身之处。


 


而压抑、痛苦、愤怒、憎恨……这些都是吸引魔域的养料。


 


被召唤出来的萤丸,最初的目的也不是跟我和平相处,乃至后来的签订契约,而是……消灭擅自使用黑魔法的堕落魔法使。


 


但刚刚召唤出萤丸的我并不知道这些,出于一种野生动物般的直觉,我主动交代了前因后果。


 


这里补充一句,很久之后,知晓一切的我简直无比后怕。


 


当时中二没毕业的情况下,出于无知者无畏的心态,我对他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甚至大着胆子摸了他的头。


 


不怪我这么快就放松警惕,实在是他的外表太具有欺诈性了。把翅膀和尾巴收起来之后,完全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可爱小男孩的样子。尤其是他看到我桌上的零食,好奇地问我可不可以吃的时候。


 


我赶紧点头,就看见他拿起饼干放进嘴里,咀嚼时腮帮鼓了起来。


 


萌到炸裂。


 


于是忍不住就伸手了。


 


“摸来摸去,很开心吗?”他抬头看着我,表情淡定,看不出心里的想法。


 


手感很好,很开心。


 


虽然很想这么回答,但莫名的心头一紧让我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啊,抱歉,因为萤丸很可爱。”我把手收了回去,“还想吃别的吗?”


 


那双碧色的眼眸静静地看着我,微微发亮。


 


——虽然零食全都贡献了出去,但心里很满足。


 


后来,萤丸就这么在我家住了下来。


 


理由当然不是因为我的零食和厨艺,而是要调查那本奇怪的书的来历。然而调查至今没有结果。


 


作为借住的报酬,他答应教我一些简单的魔法。


 


令我非常不愿意承认的是,我并没有学习魔法的天赋。只学会了隔着一米远把桌上的杯盖掀开这种没有什么用处的技能。


 


但不能否认的是,我已经是一个魔法使了,嗯。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学了魔法,总觉得有底气了一些,在学校再被孤立排挤,也开始学会不在意了。毕竟就算被锁在仓库厕所里,也能用魔法开锁。


 


没有家人理解和陪伴,也会有人在打开门后对我说一声“欢迎回来”。


 


说出来有点搞笑,但我确实被一个来自魔域的大魔王治愈了。


 


我不知道他在魔域是什么样子,杀戮起来有多可怕。


 


反正对我来说,魔王和天使没什么区别。


 


萤丸就是萤丸。


 


——至于签订契约,还是最近发生的事。


 


上个月生日那天,我从萤丸那里收到了一个礼物。


 


一束非常美丽的花,据说只在夜里开放,在魔域里也非常稀有。原本不能在现世出现,但是萤丸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让这束花存活了下来,而且开得非常旺盛。


 


我欣喜万分,看着他精致的小脸,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


 


“这么摸会变矮的。”


 


他露出了不满的表情,然后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一样,嘴角扬起,眼中泛起笑意。下一刻握住了我的手腕,把我的手从他头上拉了下来,放在唇边,亲了一下。


 


掌心传来温热柔软的触感。


 


像触电一样。


 


一股热流顺着皮肤传入血液,直冲心脏。


 


“!”


 


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的心剧烈地跳动了一下,脸颊都有些发热起来。


 


视野里是他的眼眸。


 


尘屑浮动。灯光温暖。


 


移不开眼。


  


看到他微笑的嘴角趋向平缓,看到他收敛了略带狡黠的笑意。


  


看到他碧绿色的眼底有一种深邃的光。


  


像囚禁在深海里的浮光。


  


足以让人沉溺。


 


 


 


Chapter  06


 


掌心吻,就是一个简单的契约。


 


我可以随时用魔力呼唤他到我身边,他也可以用魔力感知我的方位。


 


像是给我盖了个戳一样。


 


如果说在此之前我只是把他当做一个弟弟一样宠爱,现在的我就不好说了。


 


不能用年龄来当做借口。因为他看起来像小孩子,但实际年龄大到不可考,可能是我的几十倍几百倍。


 


——这么一想,就能减轻一点罪恶感了。


 


一边想心事,一边做好了早餐。


 


餐桌上,看到萤丸拿起了一瓶牛奶,举在嘴边灌了进去。脸颊微鼓,皱着眉,看起来十分努力的样子。


 


——萌炸。


 


“……噗”


 


好险差点笑出声。


 


拒绝摸头与喝牛奶,也不见得会长高吧。


 


咳,以上这句话只能放在心里想想。


 


“萤丸,晚上要不要去看花火?”


 


临走前,我提出了一个与“宅”属性不太符合的约会邀请。


 


害怕与人交往,除了漫展之外拒绝去人多的地方,喜欢宅在家里不出门。生活只要有游戏和漫画,就能持续下去。


 


这就是我。一个不怎么讨人喜欢的宅女。


 


所以才会令家人失望,才会备受孤立。


 


可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觉得出去看看也很好。


 


只要身边有他在。


 


就很安全。


 


深蓝色的天空里,月朗星疏。一束一束的花火蹿升上去,密集的,绚丽的。它们色彩斑斓,或长或短地在空中爆发出火光。


 


明明是喧闹的爆炸声,却感觉无比寂静。


 


花火盛开,割裂了深蓝的背景,熄灭、陨落,此起彼伏。


 


纯洁烂漫得就像心里绽放的情愫。


 


“像萤火虫一样,好漂亮。”


 


我听见身边的萤丸这样说道。


 


转过头,看见他清澈的双眼里倒映着远方的花火。


 


心里忽然升起强烈的愿望——


 


明年。明年也能像这样在一起看花火就好了。


 


如果我是一个很厉害的魔法使,是不是就能将此刻定格了呢?是不是就能将他永远留在身边了呢?


 


就在此时,他忽然转过头,对上了我的目光。


 


“明年,一起再来看吧。”


 


有一只温暖的手,小小的,缠入我的手臂,顺势滑进掌心。


 


手指错入指尖的空隙,然后收紧。


  


十指紧扣。


 


眼前忽然有些模糊。


 


我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咚、咚。


 


安静而剧烈。


 


“……好。”



ps:篇幅不够,就写到这里吧~


事实证明我对一米二的正太也能下手_(:з」∠)_


 


 

可爱,想太阳

我不奇怪我很正常:

REI的任摸光忠..... 我把车存在最后一张了.....


twi:rabbit_p / REI

好吃!

沙雕人画沙雕图:

【刀剑乱舞乙女向】

※髭切婶 病院PARO

挖了个神经病现代PARO的坑

大少爷社长髭切X病院院长千金实习医生婶的故事。

突发坑,放飞自我,回归本角。

看着时间差不多,就当白情礼物吧WWWWW

————————————————————————

根据大家的反应考虑要不要画后续吧WWWW

顺便为膝丸点根蜡烛。

各位节日快乐啊!

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

SpinelN:

备州组一点不讲道理的理发故事。纯粹的ギャグ而已,画得很开心

真的非常感谢大家喜欢

【安利】一些晋江上的刀剑文的推荐

🐎

了不起的kuna__沉迷一期:

占tag抱歉!
因为上次说到相思子太太,一些小姐姐说吃了安利很开心,我就把自己存着的粮都给大家晒晒吧!
我扫文也不全,尤其是lofter,只有标题感兴趣的才会点进去,这里主要是我在晋江上扫到的粮。
以下顺序先后不代表排名。
——


毫无疑问《[刀剑乱舞]王之刃》


这是相思籽太太在lof连载的非洲婶系列精修后的版本,强烈推荐大家去晋江上再看一遍,很多地方都更精致更有味道了,特别是给清光用手wwww那一段,比lof上更可口更美味!不过lof上的版本关于冲田君那段争执很搞笑,各有千秋啦。


——


然后是秋糖猫的《[刀剑乱舞]我的本丸有病呢》


很少,大概就几篇,但是非常非常好看,比如有出阵变成了题目问答的对战方式,作者脑洞很大,每次看都笑死我了!强烈推荐!真的推荐!看完会肚子痛的很开心!


——


接着是宅鲸的《[综]说好的内测删档呢》


乙女游戏梗,如上所见不是纯刀剑,战国背景所以综了犬夜叉的样子,设定很有新意,对人物以及其心理的刻画相当优秀,女主也很可爱,目前出场的有药研藤四郎,江雪左文字还有物吉贞宗,每个出场的刀都细心刻画描写了,也是强烈推荐!!


——


茶执的《我成为审神者之后[综漫]》


虽说是综漫,但是主要还是刀剑,暗堕本丸题材,男主是爷爷,作者文笔很好,女主是有点社交障碍的好孩子,超级萌神!这篇文也是,对人物心理描写非常非常棒,番外里对于爷爷的心理描写也是又自我又萌完全不ooc!强烈推荐!


——


矢车菊都断章的《(刀剑乱舞)织田信长选择碎刀》


如题所示这是一个女主是织田信长的文,英灵设定,关于狂气这一方面女主刻画还是不错的,没有和织田信长的身份太违和,因为刀剑里几乎大部分刀都和信长有关系……所以,继本丸后在万屋引起轰动差点ntr别家的刀……还是挺喜闻乐见的


——


衣冷安的《[综]审神者育成计划》


这一篇文尤其突出的是关于本丸的出阵啦灵力啦和出阵过程的设定,非常翔实生动有现实感,而且格局还是挺大都算是脱离了一些文修罗场小情小爱的局限。非常肥了已经,可以宰杀。推荐!


——


《从前有座本丸[综]》


很长的一篇……婶婶是那种打架很理智很高冷有领导风范大佬气势的婶,关于刀剑和婶婶双向情感的态度的过度,从冷冰冰的主人和工具,到互相产生感情,这里还是很不错的。非常长,可以吃很长时间。


——


还有晋江暗堕文师祖《[综]黑暗本丸洗白日常》


非常长——设定文笔还是很不错的,但是真的很长……缺粮可以去看看!女主性格很萌


——


《[鲶尾藤四郎]岁月偷走了你》


我一般不看短篇,找到这篇纯属机缘巧合,很不错的鲶尾文,和历史结合的很好。大概是薙刀鲶尾变成肋差后忘掉了那个小姑娘的故事。


——


我靠熬夜写这个肝要不行了,下面就不评了,大概都是一些文笔不错的带黑修罗场


《我家本丸争宠日常》


《暗黑本丸的日常》


《量产型审神者》


《她的本丸》


——


【加上几篇小仙女们的推荐】:


推一本《综 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 》,明明是个正经的男审偏偏老是被误会对刀剑这样那样开黑暗本丸……其实都是脑补的错啊哈哈哈


《刀剑乱舞 刀侍》已完结,感觉大大写的挺好的,就是整体感觉有些沉闷,我没看下去


《[综]历史的间隙》


《(刀剑乱舞)干了这碗毒鸡汤》


《[刀剑乱舞]审神计》


《审神计画》


《有点垃圾的暗黑本丸》


《浅玉》


《承袭者》


[综]身为唐门弟子


阴阳师和审神者是什么鬼


[主刀剑]误入黑暗本丸怎么办


[综]审神者很忙


[综]替身


[主刀剑乱舞]本丸到处见鬼


[综主刀剑乱舞]温柔〔啊呸〕的审神者


[信协×刀剑乱舞]非本丸内本丸


[综]欲上青天揽明月


[综]刀与式神


[综主刀剑乱舞]今天也沉浸于研究和毛绒绒


暴君之剑[刀剑乱舞]


[刀剑乱舞]每天都在换婶婶


[刀剑乱舞]总觉得这家审神者像谁


刀剑乱舞审神者每天都在换脸


[综]被迫反派之路


[综]干掉那柄刀


[刀剑乱舞]被被的画风有点迷


[综+刀剑乱舞]数珠丸恒次


[主刀剑乱舞]日暮十六夜


[刀剑乱舞+综]三日月宗近


三千世的《明日物语》


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


本丸怪谈九十九


《修罗场》


《为何你们暗恋我》


《刀剑攻略》


《共建和谐本丸》


伊风乱飒的《审神者》


——


祝大家吃的愉快!


只是希望大家看到晋江上的太太们写的那么好,也不要抛弃掉我和藻希啦(´°̥̥̥̥̥̥̥̥ω°̥̥̥̥̥̥̥̥`)